首页 | 新 闻 | 视 频 | 活 动 | 专 题 | 旅 游 | 房 产 | 农 业 | 工 业 | 文 体 | 卫 计 | 民 生 | 娱 乐 | 公 益 | 扶 贫 欢迎进入红网花垣站!
花垣新闻网 > 专题 > 内容阅读

花垣县2017春节联欢晚会海选背后的故事

2017-04-24 02:16:20  来源:团结报  作者:陈昊  彭宁  龙艾青  龙海胤  曾琴  杨振宇  编辑:huayuanadmin

 岁末年初,辞旧迎新,30多万花垣人民几乎都关注着同一件身边大事,他们的2017年春晚节目海选。 
  花垣春晚办了许多年,但面向群众海选,且不设任何条件门槛,尚属首次。 
  6场海选,129个节目,近千名群众参与,从歌舞戏剧到乐器演奏,从拿手绝活到民间技艺,从7岁小童到83岁老人,甚至在外求学的花垣籍学生也寄回节目视频参选。 
  各届群众投入了最大热情,参与到这场“打开大门”的春晚中。“我要上春晚”,成为人们茶余饭后最关注和讨论最热烈的话题。节目网络投票开通仅10天,收到投票17万多票,累计访问300多万人次。 
  县城大街小巷,乡镇村落苗寨,处处音乐悠扬、舞姿翩跹。那些隐藏于普通人平凡生活中,对舞台的渴望向往与展现自我的梦想,被这一场春晚海选彻底点亮。

  龙子荣:老夫聊发少年狂
  拳风呼啸,拳点密集,一套八合拳舞下来,83岁的龙子荣有点喘气,但收拳合掌行礼的动作,仍一丝不苟。他说,这才是武术该有的礼节。
  他是这次参加春晚海选年龄最长的演员,20岁便开始习武,曾在吉首10多个寨子安营教武术。
  海选时,他也打的这套八合拳,但心里清楚,年岁已长,拳形尚存,力道却远远不够了。“再给我年轻20岁,就能打得更好。”龙子荣有些遗憾。
  比赛那天,他一早从双龙镇金龙村的家搭车进城,打完没问结果就离开。“春晚哪能那么容易上,重在参与嘛。”他呵呵笑。
  可他不知道,现场的工作人员却看见了,他的节日是整场海选里收获掌声最热烈的,就为这份重在参与,也为这老夫聊发少年狂的热忱。

  杉木村老年苗鼓队:能动就要打鼓
  若非亲见,真难用语言形容猴儿鼓表演时的那种极致与癫狂。难怪表演者田福容、田玉升、石昌荣异口同声说,打鼓之前最好得喝上二两酒。
  《我要上春晚》节目组共寄出2张特别邀请函,第一张就寄给了猫儿乡杉木村老年苗鼓队。
  这套猴儿鼓舞,田福容和同伴们从小跳到大,在山上跳过,在洞里跳过,这次终于要跳上全县春晚的舞台。
  海选那天,早上8点,租来的2部车载着13个人出发前往县城。只有4人上场表演,老年苗鼓队的队员们却都跟着去了。晚上10点多回村,刘成忠家40只羊在圈里饿了一整天,但大家都兴奋又激动。
  “只要能上春晚舞台,再辛苦都开心。”78岁的鼓队队长吴美英说,“只要能动,我们就要打鼓,还要打到更大的舞台去。”

  王玉莲:健康美丽舞出来
  夜晚,边城广场照明并不好,王玉莲脸上的笑容却仍然抢眼。她身后,是同样精神抖擞的队员们,踏着音乐轻快舞动。
  因为经营电器商行,大家都叫她“老板娘”。做了30多年生意,跳广场舞才3年,她已先后投入10多万元,用于购置音响等跳舞设备和贴补电费。
  从10多人起步,如今广场舞队已有500多人。今年2月,她注册成立阳光广场舞协会,注册会员200多人。
  “老板娘”每天凌晨3点起床,跟着视频学动作,然后加以编排教给队员。早上5点到8点,晚上6点到9点,只要不下雨,她们的广场舞就不停。
  为了春晚的精彩表现,这段时间,队员们更是一有时间就集中排练。“要在春晚上向全县人民展示我们的美丽舞姿,我们的健康阳光!”“老板娘”信心满满。

  麻惠籼:人生第一个舞台
  40个小演员排练《金鸡闹春》,只有麻惠籼仍穿着厚厚的棉衣。她的额头、鼻尖甚至发根都浸着汗,却十分投入。带着些许生涩的动作,看得出基础不够,更看得出认真与喜爱。
  2016年9月,参加完县文化馆组织的免费舞蹈培训,吉卫镇米沟村8岁的麻惠籼爱上了跳舞。从家到县城近1个半小时车程,每周末,由爷爷、叔叔、哥哥轮流接送她进城,到阳光少儿舞蹈培训中心学舞。
  “小姑娘有些内向,却是真心爱跳舞。”舞蹈老师蒋莉说,“这次参加春晚,特意安排她在前排,就是为了鼓励她。”
  这确实是麻惠籼第一次在正式舞台上跳舞,家人和她一样严阵以待。只要老师通知,就及时送她进城排练。有时实在不方便搭车,叔叔便骑摩托车接送。
  “能上春晚的舞台,这是我们全家人的骄傲。”叔叔表态,“只要她愿意,我们一直让她跳下去。”

  刘红琳:苗鼓聚心鼓传情
  苗鼓一响,刘红琳和同伴们就像着了魔,心里眼里只有这鼓,沉浸投入地敲着舞着……
  苗鼓师傅梁二兰48岁,教鼓12年,徒弟从7岁到70多岁。教过多少徒弟她根本数不清,仅交费的就有700多人。一次性交600元就能学终身,大家都知道,梁师傅教鼓不是为钱。
  “为了喜欢,为了听到鼓声就开心,为了更多人来打鼓。”刚从广东教鼓回来,因水土不服大病一场,尚未康复的她又急着给刘红琳她们的春晚节目《迎宾鼓》指导排练。
  因苗鼓,刘红琳结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伙伴。这次一听说春晚海选,8个人就聚在一起排了这出《迎宾鼓》。最远的在吉首做生意,仍坚持每晚坐车赶回来排练。
  “《迎宾鼓》喜庆热闹,最适合春晚。我们要把苗鼓的精气神,在春晚舞台上淋漓尽致地打出来。”一段鼓打罢,刘红琳脸颊绯红,却满足地笑着。

  卫城艺术团:劳动场景上舞台
  鸟鸣鱼跃为伴奏,竹篓鱼筐当道具。
  一场舞下来,除了出场、退场几处造型,其余几乎都是演员的即兴表演。吉卫镇村民们的《筐鱼舞》,是春晚海选中最原生态的一个节目。
  牵头的吉卫村妇女主任付永丽是远近闻名的文艺爱好者。2003年作为县人大代表参加县“两会”,她跑去跟时任县委书记要了5000元,回来便组建了全县第一个乡镇群众艺术团———卫城艺术团。
  艺术团顺利发展,吸引不少附近爱好文艺的村民们,付永丽家的院子成为了他们唱歌、跳舞、打鼓的“据点”。
  《筐鱼舞》缺男演员,付永丽软磨硬泡,拖来了丈夫在内的4位村民,认真排练备战春晚。好在舞蹈大多是即兴表演,就是把农民筐鱼的劳动场景搬上舞台,排练难度并不大。
  “已经支持了这么多年,就再全力支持她们一回,努力冲刺,要上春晚!”被逼上了舞台,付永丽的丈夫唐建华无奈却宠溺地笑着。

相关链接
热点新闻
影像花垣
精彩推荐